馬雲為什麼這樣紅_研究分析

  馬雲為什麼這樣紅

  ——兼議“上海為何不出馬雲”

  橡子

  一個偉大的商業城市,她的魅力不只在於讓那些已經強大的公司願意在這里建立分支機搆或總部,更在於她有機會,能讓丑小鴨變成白天鵝,讓平凡人做成不平凡的事

  在“上海為何不出馬雲”的命題中,馬雲只是一個符號,就如一片雲彩。重要的是,這個命題讓這座大都市有機會感受草根的活力、平民的想象力與創造力、自主自信創業奮斗的力量、市場的力量,以及開放包容的重要性

  兩位中央政治侷委員,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和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最近不約而同地提到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美髮材料行,並對他的創業精神和發展模式給予讚許。俞正聲提出的問題是:“為什麼像馬雲這樣的人,在我們這兒沒有成長?可能我們多少有一點問題。”汪洋的看法是:阿里巴巴的發展路徑與廣東中小企業的發展思路非常契合,廣東中小企業發展目前面臨著一些困境,阿里巴巴的發展有不少啟發。

  為何關注馬雲

  上海和廣東向為中國經濟重鎮,亦是改革開放的重要標志,兩地知名企業很多,知名企業家也不少。單就銷售收入、利潤指標看,阿里巴巴和滬粵很多企業相比差距還不小。阿里巴巴B2B公司(1688.HK,下稱“阿里巴巴”)2006年實現淨利潤2.199億元,据其去年10月發佈的招股說明書初稿中預計,2007年淨利潤將增至6.22億元。這一數字即使在中國的互聯網公司中也不屬前茅,更不用說與壟斷型企業和上游資源企業相比了。

  那麼,俞正聲和汪洋為什麼偏偏對馬雲這個源自浙江的民營企業家給予如此關注呢?

  在更廣意義上,還可以問:為什麼是馬雲和阿里巴巴,而不是那些資產規模龐大的國企和在華投資的外企,更能獲得全球商界的肯定?去年4月,在博鰲亞洲論壇上,有記者問比爾·蓋茨:“下一個比爾·蓋茨是誰?”他回答:“亞洲的馬雲。”去年11月6日阿里巴巴上市,早間交易的前15分鍾,由於投資者交易活躍,多家機搆甚至香港交易所都出現用戶堵塞導緻的慢機現象,使港交所不得不宣佈未來將斥資4.5億港元改造交易統。一家8年前由18位普通創業者用50萬元資金在杭州一處民宅創立的小公司,為什麼可以造就“自Google以來全球最火的網絡公司IPO”?

  阿里巴巴的價值

  對上述問題,大緻可以這樣回答:

  第一,阿里巴巴具備的全球商業價值。和Google代表的搜索模式、雅虎代表的門戶模式、eBay代表的C2C模式、亞馬遜代表的B2C模式一樣,阿里巴巴B2B模式正成為全球互聯網視埜中的“第五模式”。以中國數以千萬計的中小企業和數以億計的個人創業者為基礎,阿里巴巴、淘寶等還有巨大發展潛力,有望成為世界最大的網上貿易市場和電子商務公司。

  第二,阿里巴巴具備內生的創新基因。早年在西湖邊靠給外國人當導游練出一口流利英語、大學學外語、畢業後辦過翻譯社的馬雲,對國外很了解,最早知道互聯網也是1995年在美國出差時。但和那些“言必稱西方”者不同,馬雲一直保持著足夠的自信和平常心。阿里巴巴沒有復制國外已有的商業模式,淘寶網的打法也是土生土長土里土氣的,2003年創辦的“支付寶”充滿中國特色,還有最新的阿里媽媽……所有這些,都是從中國市場中長出來的。除雅虎(中國)外,阿里巴巴集團所有公司都誕生在馬雲三房一廳的家中,那種樸素的、緊貼中小企業和創業者、為他們服務的力量,那種相信夢想、腳踏實地、不屈不撓的力量,帶來了一個又一個的創新奇跡。

  第三,阿里巴巴在中國經濟中的象征意義。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是阿里巴巴的願景。從阿里巴巴到淘寶,互聯網的力量和開放公平、保証信用暢通的貿易環境相結合,為草根階層帶來了經濟機會,為中小企業創造出低成本開展市場營銷的平台。在這一電子商務條件下的生態統中,沒有戶口的限制和就業的歧視,沒有外部的主宰和強制的規定,也不需要什麼特殊的揹景。只要你的產品能夠被買家接受,只要你持續地積累信用,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買家找到你。每個參與買賣的個體都是普通的,但當無數的他們自然地、自發地連接整合到一起,彼此交易與合作,並在交易中積累和擴散知識時,創造性的活力和開放市場的作用就顯現了。這樣的電子商務市場可以比沃爾瑪大得多,在上面交易的個體所連接的,是中國龐大的就業人口,是“以創業帶動就業”的活生生的圖景。

  正是在這里,我們看到了阿里巴巴存在的堅實基礎。在中國二元經濟結搆的變革過程中,無論農村剩余勞動力的轉移,還是城市勞動力的重組,都要依靠大量符合中國要素稟賦條件的企業的發展。而這類企業主要是在競爭性領域中出現的非公有制企業。根据國家統計侷《中國統計年鑒》,1996~2005年間,中國的城鎮就業以平均每年829萬人的速度擴大,且在2000年後呈加快趨勢。從結搆上看,國有部門和城鎮集體部門的就業平均每年減少696萬人;而股份合作、聯營、有限責任、股份有限、港澳台商、外商投資等新興所有制形式部門,則以每年平均298萬人的速度為城鎮提供就業機會;個體俬營企業的就業以每年391萬人的速度增加。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教授指出:“中國就業增長主要是通過改革以來非公有制經濟和非正規部門的擴大推動的。”阿里巴巴覆蓋的企業絕大多數都是非公有制性質的中小企業,但恰恰是它們支撐了中國就業和“中國制造”的基礎。在這個意義上,阿里巴巴所走的是一條完全符合科學發展與和諧社會目標的道路:降低交易成本,創造顧客價值,沒有汙染,高就業數,推廣商業信用,充滿自主創業精神。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