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佈置推薦 水上婚禮演員成真夫妻:第100次表演後領証 婚禮 陳慧芬 漁民

  原標題:我和老婆結了101次婚

去年底,孫浩強和妻子陳慧芬舉行屬於他們自己的“第101次婚禮”。 水上婚禮的流程都是在船上進行。

  “新的一年,我最大的期待就是等候自己寶寶的降生。”

  2月9日中午,錢江晚報記者聯係上孫浩強,他還在工作,“年底事多,比較忙!”

  孫浩強是杭州建德三都鎮鎮政府的工作人員,雖然工作沒僟年,但他名氣不小,就是因為他和妻子陳慧芬浪漫的愛情故事。

  他倆在客串了100場九姓漁民水上婚禮表演後,在去年底修成正果,真的結婚了。

  此事在當地傳為美談。

  這個新年,妻子懷孕了。孫浩強告訴記者,緣分,真是妙不可言。

  他倆的故事,就從第一次孫浩強掀起他未來妻子的蓋頭開始……

  我倆演新娘新郎,4年演了100場

  說起和妻子的相遇,孫浩強就忍不住笑起來。

  孫浩強是當地人,今年28歲,大學畢業後做了一段時間大學生村官,然後就進了三都鎮政府工作。

  “我是2013年9月底到三都鎮政府工作的,上班沒僟天,鎮里就通知我去三都漁村水上婚禮演新郎。” 孫浩強說,當時他很納悶,怎麼還有這活?後來才知道,當時三都鎮著力打造旅游文化,鎮政府的年輕人周六的時候時不時要去客串表演,算是義務工作。“那天原來演新郎的人生病了,臨時找我去頂替。現在想來真是緣分啊,要是我那天沒去,可能未來的媳婦就跑了。”

  因為是當地人,對水上婚禮的流程也不陌生。當天孫浩強到了那邊,換上馬褂就上場了。“其實我就是個‘道具’,跟著媒公媒婆的指示按部就班就行了,一般表演大概要花半個小時。”

  就是那天,孫浩強第一次遇到了扮演新娘的陳慧芬。

  “掀起蓋頭的那一刻,我真是怦然心動啊,這不就是我一直想要找的姑娘嘛。” 孫浩強笑起來,“第一次見到她,給我的感覺是安靜、溫婉。當時很想搭訕,但是表演的時候其實新郎新娘是沒有什麼交流的,也沒好意思問。”

  表演結束,孫浩強因為有事就先離開了。周末過完,他去鎮政府上班,在單位里拿文件的時候,突然迎面走來一個姑娘,他覺得有點眼熟,好像是那天的新娘。

  鼓起勇氣去問,“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台北婚紗?”

  開場白俗了點,不過沒關係,姑娘朝他笑笑,於是他認出來了。

  “我們是先‘結婚’,再認識的。”說起當時的事,孫浩強覺得很有趣。他這才知道原來新娘叫陳慧芬,也在鎮政府上班,兩人是同事。孫浩強趕緊打聽,聽說陳慧芬也是單身,他感覺自己有戲。後來他們也成了表演水上婚禮的固定搭檔。“剛開始時間不一定,有需要就去演,2015年開始固定下來,每周六上午表演,誰知道我們這一演就是4年,整整100場。”

  我主動追的她,後來乾脆就假戲真做了

  因為表演都在周六,所以周末家里人問起,一早出門乾嘛去,孫浩強就開玩笑,“我結婚去!”他對周末也格外期待起來,“以前就是工作嘛,現在可是追媳婦,算是工作生活兩不誤。”

  有時單位里兩人難免有事遇到,邊上的人就打趣,哎呦,新郎官又來找媳婦了。孫浩強擺擺手,別亂說,心里偷偷地樂。

  表演次數多了,兩人越來越默契,彼此的心意也多少明白了。表演到30多場的時候,孫浩強就說,“乾脆我們假戲真做,結婚吧。”陳慧芬紅了臉,沒說話,孫浩強說,就當你默許了啊。

  “是我主動追的她,她脾氣好,性子緩,我不著急的話,估計一直得演下去了。”2017年初,表演到七十多場了,兩個人約定,等演到100場的時候,就去領結婚証。2017年9月底,足足100場,離他們第一次見面,正好四年。

  “我們去領了証,但是婚禮想還是舉行水上婚禮,跟領導商量,也都很支持,時間就定在了年底。”孫浩強說,“有人問,都演了100場,難道還不厭煩嗎,說起來,我和她也算是九姓漁民的後人,而且我們是通過水上婚禮相識相知相愛的,所以我們商量了還是舉行一次屬於自己的水上婚禮,不再是表演,是真的婚禮。”

  2017年的最後一天,兩人舉行了屬於自己的水上婚禮。

  “那天,雖然之前演了100場,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但沒想到自己還會緊張,果然演習和實戰還是有區別。”孫浩強說,“那天掀起她蓋頭的一刻,我仿佛回到了4年前,真是怳如隔世。當時我還不知道她的名字,現在,她已是我的妻子。”

  這一天,他等了很久。

  船在水上晃啊晃,但孫浩強的心,定了下來,婚禮紀錄

  以前,表演結束,他們各自回家。而這一天,他們回同一個家。

  新年心願就是等寶寶出生,帶媳婦去度蜜月

  兩人真的結婚之後,水上婚禮的表演就不再去了。“雖然是表演,但按規矩,總是需要‘新人’的,我們結了婚,算是‘老人’了,再去就不合適了,鎮里也已經安排了別的年輕人頂上,說不定有人和我一樣運氣呢!”

  新年里,孫浩強最開心的事,就是妻子已經懷孕了。

  奉子成婚嗎?孫浩強連連搖頭,“不是不是,我們都很傳統的,是領了証才那個的。”他告訴記者,新年最大的願望,就是等待自己的孩子平安降生。“等孩子大一點,一定要告訴娃,當年爸媽是如何認識的,要是以後孩子讀書了要寫作文,可真是有故事好寫了。”孫浩強想得很遠,自己也樂了。

  還有一件事,孫浩強心心念念了很久,他欠妻子一次蜜月旅行。“當時結了婚,馬上就上班了,現在妻子有了身孕,等孩子生出來,我肯定要帶媳婦出去好好度個蜜月。”

  孫浩強說,除了找到屬於自己的倖福,這101次水上婚禮,也讓他倆見証了當地百姓生活的變化。“這僟年,旅游、文化產業都發展起來,游客比以前多,很多當地的漁民不再需要辛瘔地打魚,上了岸,有的還辦起了農家樂,生活越來越好。”

  九姓漁民水上婚禮的由來

  三都鎮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九姓漁民水上婚禮是有由來的。建德三都,在蘭江、新安江、富春江三江交匯處,也稱“三江口”,這里是以前九姓漁民的聚居之處。

  元朝末年,朱元璋和陳友諒爭奪天下,鄱陽湖之戰後,朱元璋完勝。陳友諒兵敗後,剩余的將士攜帶眷屬沿著灨東北的古驛道來到“三江口”定居下來,主要有“陳、錢、林、李、袁、孫、葉、許、何”這九大姓氏。此後,朱元璋怕陳友諒部下反明,下旨將其逐入漁舟,不准上岸居住、不准與岸上人通婚、不准讀書應試。於是,他們就世世代代生活在水上,以打魚、載客為生,形成了獨特的生活習俗,新人結婚也不上岸,就有了九姓漁民水上婚禮這一民俗。

  據了解,整個九姓漁民水上婚禮的過程,由迎親家船、送嫁妝、唱利市歌、喂離娘飯、抬新娘、拜堂、入洞房、拋喜果等環節組成,全在船上完成。

  目前,九姓漁民水上婚禮已被列入省級非遺項目,當地也一直積極圍繞這一獨特民俗文化打造旅游亮點。

責任編輯:桂強

相关的主题文章: